• 微博
  • 微信
    微信號:daoismswd道教之音公眾平臺微信號
道家精神專一

朱越利:《坐忘論》作者考(上)

?
來源:道教之音     作者:朱越利     時間:2019-01-08 16:03:56      繁體中文版     

一 兩種《坐忘論

現存《坐忘論》,實有兩種,異書同名。無論哪種《坐忘論》,都有人說是唐代著名道士司馬承禎著。此現象頗奇怪。

第一種《坐忘論》,其正文講述信敬、斷緣、收心、簡事、真觀、泰定、得道等坐忘七階,其附錄《樞翼》講述內觀正覺的三戒、五時、七候。此種姑且稱之為七階《坐忘論》。

七階《坐忘論》現存版本,以明《道藏》中的《云笈七簽》卷94所收錄者為最早,因其源于宋本。其內容包括作者自序和正文七篇,但無署名,缺附錄《樞翼》。七階《坐忘論》最早的節本,保存在明《道藏》所收宋曾慥編《道樞》卷2中,稱《坐忘篇上》,系節選正文和選錄《樞翼》而成。明《道藏》去帙又收錄真靜居士刻印的七階《坐忘論》,署名“司馬承禎子微撰”。真靜居士將作者原序壓縮得很短,納入正文改為篇頭。他自己另寫了一篇序,自稱閱覽藏書,發現了唐貞一先生《坐忘論》七篇和附錄《樞翼》,希望大家重視。此本的優點是附有完整的《樞翼》。真靜居士,不知何時人。“司馬承禎子微撰”七字,為原有,還是真靜居士所加?不明。七階《坐忘論》還有晚出的其他版本。

第二種《坐忘論》指名道姓地說七階《坐忘論》為道士趙堅著,批評七階《坐忘論》講的不是坐忘,是坐馳,認為真正的坐忘只是長生修煉的初始階段,長生修煉應當形神俱全。此種姑且稱之為形神《坐忘論》。

今存形神《坐忘論》刻于濟源《有唐貞一先生廟碣》碑陰。濟源市位于河南省西北部,是道教第一洞天王屋山所在地。王屋山中巖臺紫微宮遺址今存《有唐貞一先生廟碣》碑,碑陰刻有王屋山玉溪道士張弘明抄錄的一篇文章,末尾為“坐忘論”三字及“敕贈貞一”四字。碑額題“盧同高常嚴固元和五年”。上清三景弟子女道士柳凝然、趙景玄尾題曰:“唐長慶元年遇真士徐君云游于桐柏山,見傳此文,以今太和三年己酉建申月紀于貞石。”尾題后,又附柳凝然的《薛元君升仙銘》,柳自述從天臺到南岳衡山,感念芳德,遂為此銘。文尾七字相當于篇名和署作者名。尾題說明濟源《坐忘論》來歷,即云游道士徐某于公元821年于桐柏山傳授給女道士柳凝然、趙景玄,二人攜回王屋山,于公元829年勒石樹碑。

柳凝然,《大唐王屋山上清大洞三景女道士柳尊師真宮志銘》記載為柳默然。《志銘》稱,柳默然卒于開成五年(按:即公元840年),享年68歲。柳默然幼年喪父,中年喪夫。入道后,初于天臺山受正一明威箓靈寶法,又于衡山受上清大洞三景畢箓,后居王屋山司馬承禎之故居陽臺觀。趙景玄是她的次女,也是女道士,隨她一起住在王屋山。薛元君,疑即《南岳小錄》“西靈觀”條所記女真薛師。

柳凝然鐫刻的《坐忘論》碑文,曾為北宋歐陽修搜集。歐陽修于嘉祐六年(1061年)之前,采摭碑刻佚遺千卷,撮其大要,各為之說。其子歐陽棐于熙寧二年(1069年),復摭其略,別為目錄,曰《集古錄目》。歐陽修之搜集已佚,唯有匯編跋尾而成的《集古錄》10卷傳世。其中無濟源《坐忘論》跋尾。千卷碑文,歐陽修只題寫了四百余篇跋尾,濟源《坐忘論》當不在題寫跋尾之列。《集古錄目》亦佚,今有清代輯佚本。繆荃孫輯《集古錄目》之“原目”著錄曰:“司馬子微《坐忘論》,大和三年。”卷9唐代部分著錄曰“司馬子微《坐忘論》,白云先生撰,道士張弘明書,大和三年女道士柳凝然、趙景玄刻石,并凝然所為銘同刻后。又有篆書曰‘盧仝高常嚴固元和五年’凡十字。碑在王屋縣。”小字注曰:“《寶刻叢編》”。黃本驥輯本著錄與此同,唯少小字注。繆、黃二本皆輯自南宋理宗時人陳思編《寶刻叢編》卷5“孟州”部分之著錄,其著錄后小字注曰:“《集古錄目》”。

今《有唐貞一先生廟碣》碑身左側題宋元祐九年(1094年)“上方院主道士崔可安重立石”,說明現存濟源《坐忘論》碑文為北宋哲宗時重刻。筆者1999年6月曾親臨紫微宮遺址考察此碑。

編于宋理宗以后沒有署名的《寶刻類編》卷8“道士二”之“張宏明”條著錄曰:“司馬子微《坐忘論》,白云先生撰,大和三年刻。同上”。“同上”代替的是一個“孟”字, 注明碑在孟州。其后歷代又有多部金石錄著錄。陳垣編《道家金石略》據藝文堂拓片錄全文,題為《白云先生坐忘論》。

形神《坐忘論》批評七階《坐忘論》,二者發生了批評與被批評的聯系。若是正派人,絕不會把自己不滿意的著作安到別人頭上,然后裝扮出堅持真理的姿態,瞄準靶子,向那部不滿意的著作開火。司馬承禎是正派人。故可以斷言,不可能兩種《坐忘論》都是他的著作。弄清楚哪一種《坐忘論》真正是司馬承禎的著作,對于研究唐代道教,十分重要。

二 一部分記述沒有指明作者

史籍中有關《坐忘論》的記述并不少,但相當一部分沒有記錄作者姓名。有的記錄了作者,但沒有說明是哪種《坐忘論》,仍不得要領。

如唐末五代杜光庭《天壇王屋山圣跡記》曰:“(司馬承禎)未神化時,注《太上升玄經》及《坐忘論》,亦行于世”。由于記述的是王屋山的事,杜光庭說的《坐忘論注》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形神《坐忘論》。形神《坐忘論》是批評性文章,或可以視為一種特殊的注。但這只是猜測,而且還有反對的猜測。即七階《坐忘論》的附錄《樞翼》,也可以視為一種特殊的注。杜光庭說的注《坐忘論》,沒有回答我們的問題。

五代沈汾《續仙傳》卷下《司馬承禎傳》的記述在沒有回答問題這一點上,與杜光庭一樣。該《傳》說,司馬承禎嘗撰《坐忘論》等行于世。

北宋王堯臣等編《崇文總目》卷9“道書類”著錄曰:“《坐忘論》二卷”。根本沒有提作者。北宋歐陽修等撰《新唐書》卷59《藝文志三·神仙》著錄曰:“道士司馬承禎《坐忘論》一卷”,還是沒有說明是哪一種《坐忘論》。

北宋著名理學家程頤曰:“司馬子微嘗作《坐忘論》,是所謂坐馳也”。程頤對坐馳作了說明:“未有不能體道而能無思者,故坐忘即是坐馳。有忘之心,乃馳也”。葉采《集解》注釋程頤的見解曰:“司馬承禎,字子微,唐天寶中隱居于天臺之赤城。嘗著論八篇,言清靜無為、坐忘遺照之道”。這只是葉采的理解。我們實在領會不出程老夫子說的是哪一種《坐忘論》。

北宋張耒書《送張堅道人歸固始山中序》,記述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張堅授他守心修煉法之事。張堅說守心就是守一,守一則真氣來降,除病永年。“智者得之為止觀,司馬子微得之為坐忘”。坐忘與止觀并提,張堅說的好像是七階《坐忘論》。但“真氣來降”,似乎又不像。

南宋以來,類似的著錄和記述還有很多,著錄和記述者們似乎不知道有兩種同名異書的《坐忘論》在同時流傳。

三 似成定論

也有人明確指出司馬承禎著七階《坐忘論》。

北宋晁補之《坐忘論序》曰:“司馬子微著書七篇,言道德之意”。“七篇”,當是指七階《坐忘論》。

兩宋之際洪興祖《跋天隱子》曰:“司馬子微得天隱子之學,其著《坐忘論》云:‘唯滅動心,不滅照心……’”。從引文可知,其說的是七階《坐忘論》。兩宋之際葉夢得《玉澗雜書》曰:“司馬子微作《坐忘論》七篇……又為《樞》一篇,以總其要”。

南宋高宗時人吳曾《能改齋漫錄》卷5 《辨誤》“滅動心不滅照心”條指出司馬承禎《坐忘論》的觀法取自《洞元靈寶定觀經》,批評洪興祖忘記指出這一點。從所引文可知,吳曾所說司馬承禎著的《坐忘論》,即七階《坐忘論》。南宋高宗紹興二十四年(1154年)道士陳葆光書《三洞群仙錄序》曰:“昔司馬子微著《坐忘樞》”。“樞”指《樞翼》,為七階《坐忘論》。南宋晁公武《郡齋讀書后志》卷2“神仙類”著錄曰:“《坐忘論》一卷,右唐司馬承禎字子微撰,凡七篇。其后有文元公《跋》,謂子微之所謂坐忘,即釋氏之言宴坐也”。

南宋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9“道家類”著錄曰:“《坐忘論》一卷, 唐逸人河內司馬承禎子微撰。言坐忘安心之法,凡七條,并《樞翼》一篇,以為修道階次。其論與釋氏相出入”。

這些筆記小說、書志序跋表明,北宋以來,七階《坐忘論》廣為流傳,為人熟知,而知道形神《坐忘論》的人寥若晨星。著名愛國詞人陸游就是一顆閃亮的“晨星”,他讀到兩種《坐忘論》,并都題寫了跋文。但陸游受同時代多數人的看法的影響,堅信七階《坐忘論》為司馬承禎所著。他把趙堅視為名不見經傳的人物,絕不相信趙堅有能力寫出深奧的七階《坐忘論》。他于公元1199年為廬山碑刻本形神《坐忘論》寫的《跋坐忘論》曰:“此一篇,劉虛谷刻石在廬山。以予觀之,司馬子微所著八篇,今昔賢達之所共傳,后學豈容置疑于其間。此一篇雖曰簡略,詳其義味,安得與八篇為比?兼既謂出于子微,乃復指八篇為道士趙堅所著,則堅乃子微以前人。所著書淵奧如此,道書仙傳豈無姓名?此尤可驗其妄。予故書其后,以祛觀者之惑”。以陸游的身份和學識,特別是經過對比考證,他的判斷在人們看來頗具權威。

宋以后,著錄、記敘七階《坐忘論》為司馬承禎所著者代不乏人,有增無減,形成聲勢。七階《坐忘論》是司馬承禎作的說法,似成定論。拙著、拙文也曾襲用此說。

(原載《炎黃文化研究》第7期,第99~104頁,2000年9月)

  • 流淚

    0人

  • 鼓掌

    0人

  • 憤怒

    0人

  • 無語

    0人

?
關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歡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發郵件時請將#改為@)

免責聲明:
  1、“道教之音”所載的文、圖、音視頻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道教之音網站”所有,任何經營性媒體、書刊、雜志、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道教之音”, 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3、凡本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均標注來源,由于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如果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

道教中國化

熱門圖文

更多
道教養生
學道入門專題
福建十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