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號:daoismswd道教之音公眾平臺微信號
道家精神專一

訪道記

?
來源:博客     作者:陳全林     時間:2011-01-03 14:32:18      繁體中文版     

按語:《訪道記》原名《訪道家常話》,是我2010年八月初甘陜訪道歸來所寫,貼出八篇后招來某些博友的謾罵,因此刪除。偶然翻看,覺得內容并不壞。重新貼出,涉及某些人的名字已刪除,其他內容不變。當時有博友為我刪除博文而惋惜,看看我半年前的思考,難道沒有觸及某些問題的本質?一嘆。敝帚自珍之外,給歲末留下思考。

訪道記(一)

有博友邀請我談談甘陜訪道之行,本來不想寫什么。因讀了內容玄幻的訪道博客或修煉博客,感覺應該寫些平實的內容。在我的訪道中沒有那些神異的東西。一是我沒遇見,自己修為極其淺,看不見名山的神明和隱修的真人,也沒有多么讓人驚羨的奇遇;二是遇見了也不想說,說了對修道者沒有什么好處,除了增加好奇者的點擊率外,還隱藏著對作者和讀者的危險。對作者的危險后文談談,對讀者,會誤導。圣賢仙佛的大道很平實,沒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不信,找個開悟了的禪宗大師,他會對講述的那些奇怪之事,不論真假,只就你的講述而言,會給你當頭棒喝。

我不想談所遇,不議論別人,只談這半月來的思考,不一定是針對這些經歷的思考,而是我在名山閑坐時的一些思考,或者和道友們探討時的一些思考。有些故事還是過去的舊事,只不過感遇中順便想起來了。道家真人說:“神奇卓異非至人,至人只是常”。至人有神奇卓異,這是肯定的,但至人并不會說,也不會到處宣傳神奇卓異,經歷卓異的“非常道”,還要歸于“常道”,這才是性命雙修的道理,否則,把整個修煉的過程置于玄幻般的經歷中,一方面,是危險的,你所見所看所得未必是真,能還是“幻假”的信息景象,還沒有還原到“真”與“空”的境界里;其次,神識思維處在神奇玄幻中,說明其人的修為,不論命功上有多么了不起,離六祖慧能、張伯端所說的“明心見性”差得很遠。其三,宣揚神奇卓異會把自己的命金暴露在土外,會剝蝕自己的命基。就像一個人有大寶藏,不會到處宣揚,一宣揚,就會招魔招賊。這是對作者的傷害,至于招惹某些來自政府的所謂“散播封建迷信”的干預,那更麻煩。

我是個修為很淺的“半瓶水的理論家”,雖然實證很淺,但明理的過程讓我有了鑒別。“愚者百思,必有一得”,愿我訪道半月的一愚之得,能化作甘露,給你夏末秋初“桑拿天”里的清涼。

我一路上給朋友們背誦《悟真篇》里張伯端真人的一句話,至少背誦過五遍:“是以先以神仙命脈(丹道)誘其修煉,次以諸佛妙用廣其神通,終以真如覺性遺其幻妄,而歸于究竟空寂之源矣”。伯端真人這里講的就是性命雙修的次第。我們的修為,可能還處在“先以神仙命脈誘其修煉”或者“次以諸佛妙用廣其神通”的地步,何況,并沒有修證到“六神通”出齊,那么,必須隱修。后面兩句,才是最關鍵的、與道合真的要領。

訪道歸來,日子照樣過。回來的當天,和妻掃地、檫地,整理家務,清理廚房,忙活了五六個小時,比登華山還累。

生活是道場。如果真正理解了其中真義,就會會心一笑。我回家來還罵人呢,罵我的侄兒沒把有些事做到位,我的罵是叔父的愛與教育。理解了,就會感受到那種血緣中的親情。在山中,有位老師罵我,理解了,就知道是法緣里的教化。

生活如此,修道如此。

談一路的思考,偶爾會涉及一些人事,但某些事情,敏感者不要對號入座,以為我筆下寫的是某某。我不會寫誰,我只就某些感受寫一點認識,這些認識,不少是我和道友交流的心得。我們曾坐在黃龍洞前,幾乎徹夜暢談;也曾從華山腳下,一邊爬山,一邊論道,一直到中鋒,長達五小時的連續爬山中,真心交流,彼此受益。盡管道友向我講了許多奇妙的經歷,這里,我不會涉及,理由就在上面。

像寫《夏日雜感》一樣寫,喜歡讀就來光顧,如不喜歡平實的內容,各隨喜好。

身入名山和道場,首先要心誠、心專、身心清凈、人天相應。人能與天相應的基礎是身心的清凈,身體的重要關竅打開,這樣,才能在誠信、專一的境界中感受名山的氣息、神明的加持,假如修持到某眼開了,比如天眼通,那么,你還能看到真正的玄妙的境界,但這個“真正”還是不能執著的,一執著,可能就是妄,因為,天眼有幻化功能,可以隨你的心態幻化景象。你看到的景象,很可能就是你天眼能量的幻化。如果真是幻化,看到的越多,而且執著,則對自身的損耗越大。假如看到了各種景象,不論真、幻,都歸到心性里感悟,那么就會得到所謂“加持”。一切就在心念、心態、心性里。

假如以上條件沒達到,忙著往名山訪道,往往是非不斷,還有,難以感受到無形的交換。不過能起到“外練筋骨皮”的作用,這也是訪道走路爬山的好處,不信,你爬西岳華山,從山腳爬到山頂,看看你的肺呼吸和腳腿耐力。

今天此文,權作引子。百忙之中,隨緣寫一點感受、感想,都是家常話。

訪道記(二)

我今天談談拜師的事,只講理,不論事,論事則容易讓人聯想或對號入座。

一路上,見到了許多拜師的人,見到了許多求道的人,求法的人,也見到了修法的人,修道的人,見到了收徒弟的老師,有的好為人師,有的謙虛處下。

修法的人,法強的同時,如果不結合心性的修持,就會增長傲慢和妄心,講究“強大”,追求一種以自己為中心的大師的境界;修道的人,只要體悟了老子“上善若水”的意境,就會柔弱如水,廣大如海。修法和修道是不同的。修法講究法力、神通,妄心和魔障就隱藏在法力、神通中。有時間,我講幾則已經故去的修法而神通廣大、下場很慘的大師的故事。修道講究德性,講究對道的體悟。

拜師,一定要拜明理的、有德性的老師,在這個基礎上,有法或有功更好,如果不明理,只有法或神通,那樣拜師,或拜那樣的師,往往是魔障和危險的開始。不要輕易接受他人的加持,因為,一個心有魔障的人的加持,會把他的魔障信息加持到你的身心中,使你在修行中障礙不斷。

考察一個明師,首先看見地對不對,看德性厚不厚,其次才是功夫、修證。見地不對的老師,不論神通多廣,法力奪大,也不要拜,拜師就拜明師,明師之明,首先是道理明,見地對。有許多修煉有法力的人,好為人師,自以為很了不起,但他們的許多見地有嚴重的問題,有的見地是邪見,你一旦拜這樣的人為師,麻煩就大了。

我講一則我一位朋友的事情,也是這次訪道途中了解的。我的朋友是醫學博士,好道,喜歡神通,結果拜了一位修法的、有神通的、但見地嚴重有問題、德性不是很好的老師,這位老師經常以神通力干些驅逐鬼魂、改變因果的事情。我的朋友拜師并接受老師的加持、拿到老師的信息物不久,就被車無端地撞死了,一個四十出頭的醫學博士,拋下妻子、幼小的孩子離開了人世,一度他的妻子不想活了,整日精神抑郁,以淚洗面。

他的 那位老師,以禪宗的角度看,簡直是魔道,世人崇拜神通法力,以為有神通法力就是有道,看看《西游記》,多少魔怪都有神通,可就是錯誤地認為“吃一塊唐僧肉就能長生不老”。這是見地有問題。那位老師,經常以法力干預天道、鬼道、因果,不知得罪了多少隱態的、無形的生命,因為他有法力,隱態的那些不平者暫時沒法和他斗,可是,接受他加持,拿了他信息物的無辜的弟子,那就慘了。我只說是“暫時”,終有一天,這位大師的下場也會很慘。這樣的例子我見過聽過,以后再寫。

見地不對,會把你引上歧路。禪宗大師說:“寧可千劫不悟,不可一期錯路。”我的修為極其淺薄,特別在所謂功夫的修證上尚未入門。但我閱人甚多,讀書亦博,知道真正的佛道高人的見地和原則。所以,我從不輕易拜師,拜師事關性命。

許多有法力的老師看我,覺得我的功夫不足一觀,而我看他們,見地嚴重偏差。訪道就是了解自己、了解同行、了解社會的過程,以求取長補短,進益于道。我會精進修持,但依然不拜見地不正的人為師,依然不拜心有魔性的人為師,不論他們的神通法力有多大。二十年來我一直如此。這次到終南山訪道,和一位老師提起過去頑固不拜某人為師的舊事。那還是十二年前的舊事,某僧神通廣大,門下弟子很多,也喜歡我,但我不拜師,認為他見地有偏差。如今,我雖然沒有再見到這位前輩,不過他的親傳弟子向我說的一件事情,我一下堪破了他十二年的做人境界,他雖然有神通,尚非我所敬仰的高僧,因為,他還有炫耀心,有傍著極其有名有勢的人來抬高自己的凡心。這在于他講了自己的一個故事,按理,這等故事是絕對不能講的,一講,你就沒有高僧“無人相無我相”的修為。

當然,像我這樣固執,也許是錯的。因為,有些明師會隱去三光,非常平凡,你看不出是明師,有的明師為考驗你,故意現出某種可惡之相來看你的心性。我曾說過,師父可以考驗弟子,弟子也可以考驗老師。在比較長的時間里或者多次的接觸里,你考察他的見地和德性。一定要這樣,因為,拜師事關法脈和性命,絕非兒戲。對成天講究神異的人,還是慎重為好。因為,神異往往是可怕的陷阱。不是說別人有意要引你入陷阱,而是,他也在陷阱中不知。

對大修行人,魔境、魔性、魔心都是過程,都是必然的。大修行人在自己沒有清除或轉化“三魔”前,決不為人師,在于他知道,修行為師,必須為他人身心性命負責。高明如嚴新、南懷瑾者,都不輕易收徒弟,也不受人禮拜。他們有正見地,有修證,有行愿,尚且不敢好為人師。這種德操,真的值得學習。

一路看到許多拜師求法的人,談談我的看法,僅供參考。蘭州一位高人,和我同歲,修為極好,對我說了一首詩,他能通靈,這首詩是那晚我拜訪他時他為我的一位同修溝通呂祖信息后呂祖所示,供諸君參考。

你本道根非可淺,云深層次變行通。

要求大道大法卷,何必凡夫齊相論。

大道在心見真性,悟出陽陰便是真。

仙佛云空點真靈,何必費心跪沙塵。

訪道記(三)

也見過一些結伴訪道的人,結果同行者是非不斷,還互相看不起,脾氣不好。一位蘭州的高人感嘆說:“這些人,連道門都沒摸到,還到處瞎跑。”自己沒有一定基礎,不要到處訪道,那樣,你的受益不大。我這次出行,本來是為了參加張玉仙老師法泉寺的開光典禮。也遇見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一是,有些自以為有道法的人看不起張玉仙,把她和“附體”、“神仙接子”(甘肅方言,指神靈附體者)聯系在一起。以我凡夫的眼睛來看,耳朵來聽,以我閱人的經驗來判斷,此人并不知道張玉仙的真正來歷。看看二十多年來她修建法泉寺的功德和境界,所傳《瑞豐夜記》的高妙,就知道張玉仙是非常了不起的人。退一步說,即便“附體”者,只要勤修大道,廣做善事,有功人間,造福蒼生,我等就要頂禮。有的訪道者見張玉仙在圣像開光時對所謂“儀軌”不懂,就說:“張玉仙什么不懂,這廟,將來還得我來管。”對這樣的言辭,我很感慨。我不懂儀規,也不喜歡學,我到寺廟里磕頭禮拜,從來不用佛家、道家的儀規,而是用從小學的,在家中禮拜長者、祖先的方法,跪下磕頭就是了。心意真誠,怎樣磕頭,都對,心意不誠,你儀規再規范,也是虛偽的,有何功德可言?盡管,看到這些文字,可能那些朋友心里會不舒服。假如你真是一個修道者,就不要不舒服,還是好好自省吧。有的道友對張玉仙口口稱她“老菩薩”,張玉仙是大成就者啊,誰小看他,就說明誰道眼未開。看到她修建的寺廟,我很感動。”

我們對于看不清來歷的修道高人,特別是玄源來歷的高人,最好不要輕易下結論,不要出言不恭。我敬重張玉仙,被幾位朋友批評,說我迷信。我誰都沒迷信過,但敬重過不少人,我敬重嚴新、南懷瑾,從沒迷信過他們,對于張玉仙也如此。張玉仙對我影響很大的一件事情是關于修建廟宇的見解,改變了我過去的一個成見。我過去認為,不必修建那么多寺廟,多修建些希望小學多好,可以促進民族教育,改造國民素質。可是,這個想法后來改變了。當代的教育不可謂不發達,國民素質提高了嗎?問題在哪里?傳統文化的斷層與道德教化的缺失。張玉仙說,修建廟宇,第一重意義,寺廟有調補風水、地氣、地脈的重大作用。事關重大,具體的意義我不能詳細講,以唐代袁天罡、李淳風在終南山建塔而調整大唐風水或長安風水來說明這個古老道理。現代人可能不信,沒關系。我過去訪道終南時見過兩處袁天罡、李淳風所建唐塔,都在寺院里。第二,修建寺廟,可以超度亡魂、游魂、野鬼,虛空中游魂野鬼太多,必然會影響陽世的安定。其三,寺廟是表法的,寺廟中有佛道祖師、神仙的法相,人們就會借此了解佛道文化;其四,寺廟是人神溝通的場所。這四點,可能許多人不以為然,或斥之為“迷信”。站在修道的立場這是真語、實語。那么,進入寺廟也就是進入了道場。天道有不可泄露的法則,泄露天機,會有天譴,這個天機往往與人神溝通所得的信息有關。張玉仙以上四點見解了不起,這是她二十年來把一座被文革毀壞的寺院修建成國家“三A級”森林公園、國家批準的宗教活動場所的身后動力。我是個有私心雜念的人,既不能通靈,也沒有神通,沒有“人神溝通”的直接感受。我對自己的狀態也知足,各有因緣。我的朋友、道友、師長中有不少和張玉仙一樣能通靈達妙,我間接地了解了一些道妙。可能是因緣有異,我在蘭州訪到了昆侖派在民國十九年傳出的仙道秘本,用了兩天時間才讀完,真的很感慨。這種訪道的不同收獲可能意味著實修者和文字工作者的差異。

  • 流淚

    0人

  • 鼓掌

    0人

  • 憤怒

    0人

  • 無語

    0人

?
關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歡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發郵件時請將#改為@)

免責聲明:
  1、“道教之音”所載的文、圖、音視頻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道教之音網站”所有,任何經營性媒體、書刊、雜志、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道教之音”, 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3、凡本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均標注來源,由于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如果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

道教中國化

熱門圖文

更多
道教養生
學道入門專題
福建十三水